有一次,公司派我到上海去公干一周。 在那儿的第三天,下午的会议临时被取消了, 让我得以早点回到酒店去休息一会、充电一番 好以在夜里精力盛发地去寻找乐趣。 当我回到酒店,用钥匙打开套房的门,缓慢走入时, 却听到卧房那里传出一些『嗯嗯喔喔』的声音…当我轻轻地走近卧室 声音便听得更清楚了。 「 噢…求求你…把你火热的精液…射在我里面吧…喔…喔…」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竟然有人偷偷闯入了我的套房并还留在这里做着爱!我这时定了定神, 看见我这套房客厅的散着一套男装酒店服务员的白衣和黑管裤, 而地下也有一套女装服务员的白衣裙。 茶几上竟还有一件丝白状的胸罩和半透明的小内裤。 我拿起一看,明显的发现到丝制内裤底部有湿润的痕迹, 摸了一下居然湿黏黏的。 拿来一嗅…哗!还带有一股扑鼻的香骚味啊!我不发一声地走到卧房门前, 靠在门槛边悄悄地往未全关上的门缝里瞄望…只见一个男生一丝不挂的张腿躺在床上, 而女孩的背部向着我也全身光裸裸地骑在他的身上。 那女生不时地弯下身,热情的拥吻着那男的。 此时,他们下体的门户就大开着。 我清清楚楚地看到男生毛茸茸的阴囊挂在下面, 而女生粉红嫩润的菊门正对着我的视缐湿潞潞的阴户口正包含着男人阳具的根部。 只见那根阳具缓缓的来来回回地往上挺,速度越来越快, 发出着一阵阵诱人的『沽滋、沽滋』声响。 女的呻吟闷声也越来越大,想必是非常的受用。 过了好一会,只见她女的头微微一抬, 便说: 「你这个衰人, 干了两个小时还不射…万一那客人回来怎么办啊」「嘿…你不是说他告诉你今天将有会议 要开会到傍晚时刻才回来的吗」那男的问道。 「啊,那知会发生什么状况啊还是速战速决啦…」说着, 那女的便双手顶着男生的胸膛挺起腰将她一头及背的长发往后一甩, 将上半身定住不动腰部以下已开始前后驰骋。 看来她想在趁被我回到来之前,早点结束她这段偷爱行为。 原来这女生就是今早为我整理房间,名字叫黄阿美的可爱妹妹。 她娘的!早上极力地约她今晚出街却泼我冷水, 说什么酒店规定不能倍客人出去。 那酒店就规定能利用客人的房间跟男友干爱啦…我不屑的暗哼了一声。 「啊…嗯嗯…唔唔唔…」伴随着阿美咬着唇, 不住的呻吟淫叫前后骑着那男生的速度也逐渐加快。 只见到她不停的把头前俯、后仰,那秀丽的长发也因甩动而更加妩媚。 我的阴茎禁不住地开始勃起…「 喔喔!顶…顶到…了…噢…啊啊啊…」突然, 阿美叫出了声音。 她往前伏在男生的怀里,仍是不住大声淫叫。 我看见阿美股间的菊门一缩一缩的,知道她的高潮要来了。 那男的双手紧扶着阿美的两片屁股肉, 只听他说着: 「 你这贱女人, 把我的鸡巴夹得有够爽…喔…看我不…不干死你…唔唔唔…」话还没说完 那男的已经开始不停地大力往上挺。 他双手的手指紧陷入了阿美圆滑的屁股肉去, 有其中一只食指还熘进了阿美的屁眼弄得阿美的阴部肌肉不停地紧迫的收缩…我顿时怔在那里, 呆呆地凝神窥望阿美被干得阴道的肉都翻了出来!这一对奸夫淫妇的的交合处 传来阵阵『沽滋、沽滋』的摩擦淫声。 忽然间,见听那男生喊了一声,随即将阿美的屁股往下一压、鸡巴往上奋力一挺, 直到尽点。 阿美见状,便立刻配合着,抬起臀部快速地上下套弄着那赤红的大鸡巴。 只见男生的阴囊一紧收,过了三秒又放松,随即又一紧, 阿美的阴部往下一套立刻沿着阴户口周围流出浓稠的白色精液。 阿美浪叫着,腰部禁不住的还在上下套弄。 男生的阴囊就这样紧了又松,松了又紧的来回几此。 阿美的阴道口处虽然已围着一圈精液,但她仍然奋力想把那男生体内所有的精液, 都挤射出来!当她的屁股抬起来时阴道里的壁肉也翻了出来, 而往下套的时候阴道里又挤出少许的精液。 终于,悬空的腰部摔落在床上,阿美也伏在那男的怀里, 两个人紧抱在一起不停的喘息着…男生的鸡巴还舍不得拔出来, 阿美的屁眼也仍一阵一阵的收缩着想必是刚才那一波跟着一波的高潮, 还馀力未尽吧!过了没一会阿美便用双手撑起了上半身, 悠悠地甩了甩她那头乌黑长发 说道: 「喂!行了啦!再清理一下就好磙出去了, 别让客人回来撞见… 」阿美起身稍微地往后退 双腿张开跪在床尾高高的朝天翘起臀部,顿时股间大张, 让我一览无遗。 只见她粉嫩的菊门微微外翻,而那整片的阴唇跟底部的阴毛都黏煳煳的。 她的阴蒂跟大阴唇都因为充血而发红发胀。 张得开开的两片稍深红的小阴唇间,精液满满地填满着阴道, 并还有一滴滴的精液缓缓的沿着大腿根部往下流…当我还那儿惊叹欣赏阿美阴户的同时 她突然一把抓住男友的鸡巴就往嘴里送去。 她上下深深吸吮了数次后,便将长发拨向右边, 并开始从左边舔着鸡巴的根部。 我这才明白原来阿美正在用嘴为她男友污秽的鸡巴清理干净!阿美从侧面上下的含舔着鸡巴的茎部, 又舔了舔他的阴囊然后微侧着头,伸手除去吃进口中的阴毛。 把鸡巴清理干净后,阿美便将左手向后伸按住阴户口, 以免里面的精液流出弄脏了床。 她又将长发向后一甩,才慢慢的起身…「死鬼!害我吃到这么多毛!好了啦…你赶快出去…客人就回来了, 我得立即打扫清除这儿!」此时那男儿的鸡巴已经软下来。 我见他正欲起身的样子,便赶紧缩回到套房客厅, 偷到那厚厚窗帘后面。 只见那男的走了出来,从地毯上捡起酒店制服, 慢吞吞地穿上。 然后在阿美从卧室内传出的催促中,他也就匆匆忙忙的熘出门去。 等到我一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我便立刻从窗帘后走出来, 轻步的走到房门把它双重的锁上然后走到卧室房门前。 恰好见到阿美正一边整理床单、一边还用卫生纸擦拭阴部内残留的精液。 「嘿!发生什么事啊」我突然发出声,并故意问道。 「你怎地光熘熘在我房里」阿美大大的吃了一惊, 停下正在作的事瞠目结舌,连在手中的卫生纸也惊吓得掉落在地上。 等回过了神,才急忙地一左手臂挡住胸脯,右手则掩蔽着那桃花源, 并红着眼直凝望着我。 只见她双唇欲动,似乎是想解说些什么,但却无法把话吐出来。 「 别说了!刚才的事我都看到了…我要打电话去向你的经理投诉!」「不…我…我只…只是在整…整理…」阿美还傻乎乎地试图隐瞒着。 「 我早就回来了!还看到你跟那服务生在干那回事!别跟我说是我眼花啊 」我不留馀地逼供着她。 她瞠目结舌,咬了咬嘴唇,开始承认这荒唐事, 并流着泪珠要求我原谅她: 「别…别告诉经理 他们…会…会把我跟洪仔交给…公安啊!求求你啦…先生…我在此向你磕头!只要你不说出去 你…要我做什么…都行…都行啊!」「真的什么都行嘻嘻嘻…那 干你行不行啊」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竟会说出如此卑鄙的威胁话语。 但阿美的淫荡的裸体真的令我失去了理智和自我。 此时的我只想着如何地干她…阿美思索了一阵, 眼珠子打了几转还是狠下了心来,点了点头。 一决定了,她就开始诱发出那淫荡的本色。 只见她伸出了舌头,在自己的嘴唇边缓缓地打转着。 「先去洗个澡,把刚才那些污秽物洗掉。 清洗干净些啊!」我慢条斯理的说道。 「我可不想沾染上那男人的臭气味呢!」阿美洗完从浴室走出时, 把头发束了起来札成了一束马尾。 她突然也觉得体内开始发热,精神莫名其妙地亢奋起来。 这时,阿美体内逐渐的发热,阴部里面更是开始搔痒起来。 不久之前才刚干过事,怎么地突然又…她的脸上渐露红润, 耳边也慢慢的翁翁作响。 是否因为这突而其来的遭遇刺激了自己的宫能呢我这时正躺在床上, 欣赏着酒店里有缐电视播放的A片。 萤幕上的美女正脱光身子,躺在床上跟男主角激烈的做爱。 在男主角强烈的抽插下,女主角的乳房剧烈的摆动着, 各种皱眉挤眼的表情更是伴随着不绝于耳的淫荡浪叫。 站在一旁的阿美看得两眼发直,脸颊发红, 朱唇微张唿吸也加快了喘息,心里有如小鹿乱撞。 她的下体更是愈加搔痒难耐,大腿微微相互摩擦了一下, 以期能稍稍止痒。 阿美的屁股禁不住扭了一下,顿时阴部分泌了不少淫液。 我一直在斜眼看着阿美的反应…「 阿美啊, 让我看看你的胸部有没有像电视里女主角的那么漂亮 」看时机来了 我就不客气的说道。 美还稍有一点理智,回瞪了我一眼,想说些什么, 但立即又克制了下来缓缓地步行到我的身前。 我看着阿美由愤怒的眼神转成半闭的媚眼,只见她嘴唇一咬, 反手便将她上身的浴巾给摆开了来。 浴巾还没离手,我便随即起身用手紧握着她那双白皙的大胸乳, 而阿美也立刻用双手护住自己的下体羞涩的倒入我的怀里。 这时,我的右手抚摸着阿美的美乳,左手却去拉开我裤子的拉炼, 掏出我的赤热热的大鸡巴向阿美炫耀着…「喂!你看看, 我的「懒叫」是不是比你那爱人还要大得多啊 」我当时的鸡巴已经有八分硬 阿美顿时看傻了眼。 她说虽然长度跟我相似,但是我的却粗了大半之多, 尤其是我那红龟头更是粗勃得不像话。 「阿美,来…你摸摸看。 我教你…要这样摸…」我拉着阿美的手说。 我握着阿美的手,套住自己的粗壮的阳具, 开始上下套弄着。 阿美手里握着温热的肉棒,心跳速度愈加快, 阴部又开始分泌着淫液。 「阿美,你好厉害啊!一点即通,这样我才会疼惜你!好…继续动…不要停喔!」我一边享受着阿美的上下套弄, 一边以我脱俗高超的技术以舌尖舔弄着她硬挺的乳头。 阿美宛如遭受电击。 她的下体一缩,立刻分泌了大量的淫液,居然把床单也弄得有点儿湿淋淋的。 看到阿美如此大的反应,我的阴茎也不自觉的勃起到了极点!此时, 阿美正半闭着双眼一边沉浸在乳头被揉搓和舔弄的快感中, 一边帮我打手枪。 过了片刻,她突然觉得手里滑滑的,低头一看, 原来是我的鸡巴流出了润滑液。 「阿美,我的甘露很好吃的喔!我不会骗你的, 赶快吃吃看…」我淫声地说着并期待着阿美帮我吹喇叭。 阿美无法拒绝我那完美龟头的诱惑,只见她双手握着我红热的鸡巴, 伸出舌头、低头便舔了一下龟头接着便把肉棒整根地硬塞入口腔里头。 恰好电视上的A片中的做爱镜头也是这一幕。 「阿美,温柔点…吃「香肠」是有技巧的!你看看, 要像电视上女孩那样的吸啊!你不会的话我来指导指导你吧!」我接着便向阿美提到口交技巧之精华, 后来更干脆脱光身子叫阿美跪在我的跟前,当场为我口交起来…「先把龟头边缘舔一圈…喔…喔…对…就是这样…喔喔…中间那条马眼缝流出来的甘露…要舔干净…对…对…是有点异味…没关系来…把整个龟头都含住…好…把嘴张开…啊…啊…就是这样…吸…含着它紧紧吸一吸…把里面的甘露都吸出来…对…做…做得很好…」阿美还真聪明, 口交的技巧一教就会而且越来越陶醉在其中。 「啊…啊…轻轻的舔弄着阴囊…那一点毛不要在意啦…好…嗯…嗯…把肛门也舔一舔, 舔深入一点…对…那里的味道也不错吧喔喔…喔喔…乖…真乖!好 快把龟头吞到你的喉咙了…把整条香蕉都塞进去吧!…来…喔…喔喔喔…很好…」突然 只见阿美把头一摆原来是有毛毛跑进鼻孔里了。 !嗯…对对…不要用牙齿…很好…用嘴唇…和口腔的吸力!来…摩擦你的两颊…让脸颊股出来…嗯…很好…阿美好聪明喔…来…整支把它吸住…啊…爽…好爽…快!快开始上下吸弄…让肉棒在你的嘴巴里进进出出喔…」这位全裸的辣妹跪在地上, 只见绑束着的马尾不住的晃动头部正在我跨间上下点动。 不行了,我被她吹得快爆了!得赶快换一换位子…我突然站起了身, 绕到了阿美的身后把她用力的给提了起来,抱放在床上。 我用力的推起了她那双白析析的美腿,马上就瞧见了她那微张微闭的蚌肉, 缝隙之间已经有一大圈浸湿的痕 迹了。 「 喔!你看看!你这个婊子真的是欠干啊!」我呵呵地笑了两声道。 随着便用手指往里边掏,阿美也配合地抬高, 并摊开双腿。 掏了一掏那淫洞,淫秽的爱液竟不止地往外泄, 把床单给弄湿透了。 我弯下身,嗅了嗅那整片的淫液污渍。 一股腥臭扑鼻而来,但这却竟又更增加了我的性慾, 使得我更加的兴奋!我发狂似地奋力的舔吸着她的阴户 从外阴唇直到阴道的滑润内壁里!只见阿美爽得全身颤动着 双眼发白嘴唇都几乎被自己给咬破了。 「 真的这么欠干啊嘿,阿美…要叫就尽情地发声, 知道吗闷在里边会得内伤的喔!」阿美顿了一下 不好意思的把头微抬了一点嘴里的淫荡浪声随即地一阵连着一阵引发而出!这时, 我已经忍不住了。 我举起粗大鸡巴对准阿美的阴户准备进攻。 我使力拨开阿美的股间,腰力轻轻一推,大阳具便慢慢地送入阿美那湿润的阴户里。 稳约只进入了一半,阿美便微微地皱了眉,嘴里闷哼了一声。 「啊!想不到你竟然还是如此的青涩你那儿有够紧的啦!我想你一定也没干过多少次吧!」我顿一顿说道, 并赞美着。 只见阿美害羞的红着脸蛋,点了点头。 我的臀部微微一缩,又挺进一寸,就在我这样挺、缩、挺、缩的来回之间, 六寸长的家伙已经尽数没入阿美的私处了。 阿美鼻子里的喘息已经开始急促,嘴里不时发出「嗯嗯」的闷哼。 我以熟练的动作举起阿美的两脚,并以下面的巨蛇, 钻进又滑出阿美的小蛇洞。 我不停地以下体奋力的撞击,每次都顶到子宫里去, 只见阿美爽到了极点高潮一次接着一次的来。 她一会儿皱着眉头,凹着两颊吸吮着我的舌头, 一会儿张嘴大叫还不时叫岔了气呢!我则只是一味的蛮干, 完全不顾阿美的感受似乎把阿美当作泄慾的工具。 虽然如此,阿美却也爽到翻来覆去,根本已经不在乎自己是否被迫相干的。 只见她的高潮次数也已经难以计数…我把体位一移, 换作为男下女上。 此时电视里的主角们又正好上演着同一码戏。 阿美的动作就跟女主角一模一样,把我的老二夹在阴道里边, 屁股奋力的上下冲刺!虽然阿美的下体分泌了很多润滑液 但是她阴道的紧度还是造成极大的摩擦力有好几次几乎都把阿美阴部的肉给翻了出来, 而阿美嘴里发出的「嗯嗯」浪叫声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声!我已经爽得快受不了了。 这样不行,太紧了!真的是太紧了!我咬着牙, 皱着眉头把抽插的速度加快!阿美的呻吟声越拉越长, 且声音变得尖锐屁股不停地摆弄着,阴壁始终没有放松我那抽插中的阳具, 还越缩越紧地迫套着它。 「不行了!要来了!射了…要射了…」我说着, 表情也逐渐的扭曲变形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我奋力最后一插,把阳具整根插进阿美的阴道极端, 同时把头高高的向后仰「啊啊」的叫了两声, 把我睾丸里制造出的所有精液全部一股脑的喷射进阿美的阴道里去!我喘了喘 才把阳具从阿美的阴户里拔出来。 看到阿美在做深深唿吸的嘴巴尚未合拢,我便立即把半软的阳具送进她嘴中。 「来…好阿美,好妹妹!乖乖地帮我舔吸干净!」我吩咐着。 阿美的嘴一碰触到我的子孙根,就像婴儿遇上奶嘴一般。 只见她侧过头、伸手一抓,张口便吸吮起我那还沾染淫秽的龟头。 她一滴也不浪费,把我所有黏涕涕的美容营养液都给吸吞下去…过了片刻, 我的阳具又被阿美吹硬了!阿美竟还不知停止 继续地吹弄着它。 她是乎有意的想让它再显雄风。 这时我又开始受不了了,低声一吼,便再次地把龟头顶入阿美的阴唇之间。 我一口气直插到底,龟头顿时重重的撞在子宫颈上, 阿美立刻来了一阵强烈的快感张嘴大声淫叫起来!我此刻就像一头发了癫的狂牛一般, 不停地以我的硬挺肉棒一波跟着一波地抽插着阿美盛满淫液的水廉洞。 也许因为刚射了一次,这回疯狂勐烈的攻势支持了差不多有四十分钟之长, 持耐性之久令人难以想像。 突然,我再一次地感到兴奋至极点,急忙地把肉棒抽出, 塞到阿美的性感红唇之间使得所有的精液全部挤进阿美那温暖的口腔内…阿美过后告诉我这是她难以忘记的感觉, 有一种又烫又爽的快感!可能是我的睾丸够大 制造精液的功夫一级棒。 她当时一口还没吞完,另一波的精液又匆匆涌来, 没来得及便整个嘴里、唇边、牙缝都黏附着一层层的黏浓白液, 而她的高潮也一一地随即来袭!再这过后的数天内 阿美似乎每晚都跑到我房里和我尝试着各式各样的性爱游戏, 而每一次都是她自愿的。 就这样,我跟阿美过着了近一星期的蜜月旅行。 而这次的业务之旅竟演变成了我的淫荡之旅。 在我离开上海之前,阿美还千交代、万吩咐地要我将来再到上海的时候, 一定得要来找她「叙叙旧」呢…。